<object id="mgmaw"><u id="mgmaw"></u></object><menu id="mgmaw"></menu><input id="mgmaw"></input><object id="mgmaw"><acronym id="mgmaw"></acronym></object>
  • <menu id="mgmaw"><u id="mgmaw"></u></menu>
  • <nav id="mgmaw"></nav>
  • <menu id="mgmaw"></menu>
  • <input id="mgmaw"></input>
  • <menu id="mgmaw"></menu><input id="mgmaw"><u id="mgmaw"></u></input>

    肖正海:汗水和忠誠成就全柴


           肖正海,1948年出生?,F任安徽全柴動力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大學本科畢業于合肥工業大學熱處理專業,高級經濟師,高級工程師。曾任車間主任、副廠長、黨委副書記、廠長、黨委書記、總經理。在柴油機制造、企業管理、市場營銷等方面具有豐富的理論和實踐經驗。第九、十屆全國人大代表,安徽省第八屆人大代表,安徽省勞動模范,全國勞動模范,省首屆優秀企業家,安徽省有突出貢獻的中青年專家,享受省政府特殊津貼。

    timg.jpg

           在皖東大地坐落著全國知名的動力城,這就是全柴集團有限公司及其核心企業全柴動力股份有限公司。2003年,中國內燃機行業很多專家的眼睛都注視著全柴,全柴的產品結構調整取得突破性進展,今年的第10萬臺車用柴油發動機即將下線。而全柴的當家人,第九、十屆全國人大代表肖正海為了這一刻的到來傾注了大量的心血和汗水,他忠實地履行著代表職責,使全柴在強手如林的全國柴油機行業中占有著重要的一席之地,為中國內燃機工業發展譜寫了一曲新歌。

           1976年8月,肖正海從合肥工業大學畢業,回到了自己的家鄉全椒,走進了當時還是名不見經傳的全椒柴油機廠。他帶著一顆獻身中國機械工業的勃勃雄心,開始了新的奮斗歷程。
           當時廠里年產單一型號S195柴油機3000多臺,產品合格率不高。一進廠,肖正海就被分到熱處理組任組長。為了提高柴油機整機質量,他提出建立熱處理車間得到廠領導的重視和支持。他一個人承擔熱處理車間的籌建工作,每天24小時,除了半夜鉆進集體宿舍睡幾個小時,全泡在車間里,工人們說他是“熱處理過的”鐵漢子,永遠累不倒。在擔任熱處理車間主任期間,他就顯示出很強的管理能力,把一個車間管理得井然有序,連年評為先進示范單位。
           他刻苦鉆研技術,攻下一個又一個難關,率先在全地區改造第一臺鹽浴爐;改造了本廠所有箱式電阻爐;采用氣體軟氮化新工藝,解決熱處理件硬度不均、裂紋等問題,大大提高了加工件的整體質量。先后獲得安徽省科技進步三等獎,安徽省TQC攻關優秀成果獎等多種獎勵。
           1986年,組織上為了給他提供更好施展才華的機會,提拔他當了副廠長。與此同時,原全椒縣經委主任錢進辭官不做,走馬上任全椒柴油機廠廠長。當時的全柴年產S195柴油機多年徘徊在一萬臺左右。錢進廠長根據市場分析果斷決策徹底丟掉過去產品S195柴油機,全力以赴改上R175單缸小柴油機。分管經營、財務、熱處理技術的肖正海全力支持這一決策。在那些日子里,全柴銷售大軍的前沿指揮肖正海,一年足有三分之二時間在外奔波,大江南北處處留下他的足跡。市場打開了,全柴的產品伸向大江南北。全柴一年一個臺階,五年邁了五大步,一躍成為固定資產上億元的國家大型一檔企業。至今,全柴人還稱贊那時他們的一二把手珠聯璧合,使全柴享譽全國。

           1993年,由于國家加強宏觀調整,實行緊縮銀根政策,全柴陷入了困難時期。而就在此時,上級對廠長錢進委以重任,將肖正海升為廠長,同時擔任廠黨委書記。面對處于危難之際的全柴,面對全廠5000余名職工,肖正海沒有一句豪言壯語,只是默默地籌劃全柴步出低谷的方略。
           他起早摸黑,沒有節假日和休息天,憑著一股熱情,這位能吃苦、有技術、善管理、懂經營、善打硬仗的鐵漢子把全柴再次帶上輝煌之路。國內外市場灑滿了他的汗水,新產品的改進融進他的心血,技改方案凝聚著他的智慧。
           他提出了“高品質、大市場、大集團”的戰略,外拓市場,內抓管理。
           肖正海在全柴實施“堵住進來的,抓住中間的,把住出去的”的質量管理策略,在全柴實行出錯要罰,找錯有獎的質量經濟責任制,走質量效益型道路,為全柴贏得了聲譽和效益。他提出向管理要效益,精簡機構,壓縮非生產人員,壓縮非生產性開支,嚴格各項紀律制度,堵住方方面面的“跑、冒、滴、漏”,使全柴凸現一個全新的面貌,一個現代企業的風范。
           全柴的外向帶動戰略實施,可以說是全柴扭虧為盈的關鍵一步,也是肖正海經營戰略思想的具體體現。通過積極扶持,靈活經營,主動服務,負責到底的具體措施,使全柴的出口創匯一年一個大臺階。
           當全柴步出低谷走向又一個輝煌的頂峰時,全柴今后向何處去?肖正海敏銳意識到如果全柴不再擴張,就將被市場無情吞沒,他又提出大集團戰略。1996年底肖正海適時提出了“由單缸機向多缸機發展,由農用產品向汽車產品發展”的總體發展思路,1997年全柴通過聯合、租賃、兼并、控股等多種形式走集團化之路,在原全椒柴油機總廠的基礎上按照平穩過渡的原則順利實現由工廠制向公司制轉變,成為安徽省重點企業集團之一和敢于與國內外強手抗爭的大型內燃機企業集團。全柴集團有限公司被省政府授予國有資產投資主體資格,成為國有獨資公司,是安徽省重點扶持企業和建立現代企業制度的試點企業。

           1998年這一年,首次當選為全國人大代表的肖正海幾乎沒有在家里待過一整天。全柴改制剛一結束,肖正海就把目光盯在上市工作上。他帶領一班人千辛萬苦,跑合肥,駐北京,在種種不利情況下,使全柴順利通過各部門嚴格審核,邁進上市公司的行列。全柴的成功上市,使其成為一個集生產經營、資本運營為一體的真正現代企業。
           全柴上市后,肖正海對全柴重新進行戰略性的思考。
           為使全柴保持良性健康的發展態勢,肖正海積極捕捉各種信息,洞察企業發展的出路。放棄兼并安徽拖拉機廠,收購蕪湖海螺型材公司的股權,配股再募資金……每一項資本運作都是經過肖正海的謀劃,融進他的智慧和心血。
           他積極組織著全柴的產品和產業結構調整戰略。從每個技改項目的設計、論證到新產品開發研制過程的跟蹤、督查,從銷售管理、成本控制到現場管理、安全管理,肖正海都能抓住問題的主要方面和關鍵點,從全局出發,積極領導著全柴各項工作的開展。
           2001年3月在北京參加全國人代會期間,肖正海又一次與北京福田公司的王金玉總經理就兩家企業的發展問題進行了深入探討并交換意見。福田公司從今后發展考慮準備在國內尋找一家發動機廠結成戰略合作聯盟,他們經過慎重考慮把全柴列入合作對象,而肖正??紤]到發動機企業的特殊情況,即國內外沒有一家發動機廠離開主機廠而單獨生存的現實,若能與一家實力雄厚的主機廠結成戰略聯盟對正處于產品結構調整期的全柴來說為開辟市場提供了良好的機遇。這一想法在向省、市、縣各級領導匯報時得到他們的大力支持。經過雙方多輪談判,最終達到一致意見,簽訂《戰略合作聯盟合同》。通過戰略聯盟的促動,全柴車用柴油發動機產銷量由2001年的1.6萬臺發展到2003年超過10萬臺,三年跨了三大步。
           全柴上市后的五年中,實現銷售收入近30億元,實現利潤達2.4億多元。擁有資產總額16億元,凈資產10億多元,分別比1998年末增長68%、52%。年平均資產保值增值率112.8%。

           2003年7月上中旬,江淮流域氣候異常,暴雨頻頻。位于全椒縣的滁河、襄河出現了全流域性大水,暴發百年罕見的特大洪澇。坐落在縣城東部的全柴集團有限公司在肖正海指揮下進行了一場護設備、保財產、舍小家、保大家的驚心動魄的保衛戰。7月4日夜晚,全椒縣城及周邊地區數小時下了近200毫米的暴雨。7月5日早晨,襄河水位開始暴漲,直逼全柴大門。肖正海主持召開公司中層以上干部會,專題部署防汛工作,決定啟用“四套防線保全柴”,并在洪水來臨前,他指揮搶運車用柴油機2000多臺到地勢較高的東庫。
           雖經努力將洪水堵在大門外,但是,7月5日晚10時20多分,全柴大門西側的100多米圍墻禁不住洪水浸泡和往來車輛激起的水浪沖擊被洪水沖倒,1米多高的洪水帶著浪花宣泄而下,頃刻間席卷了全柴。半個小時后,全柴生產區全部上水,水最深處近2米,整個公司一片汪洋。
           自7月5日至7月13日,全柴被洪水圍困8天8夜。肖正海帶領數百名干部職工十多天未回家,堅守崗位。他不僅多次召開會議布置防汛、保證市場供應和災后恢復生產,還親手分盒飯,親自將礦泉水、餅干送到工人手中,為他們充饑解渴……他不斷地鼓舞士氣,振奮隊伍。洪水稍有退卻,他就帶領干部工人們立即組織生產自救,力爭在最短時間恢復生產,把損失降到最低程度。
           7月15日,各車間僅用一天半的時間就基本全面恢復生產。在此后的酷暑時期,肖正海頂著40℃的高溫堅持巡視一線,時刻關注被淹設備、產成品、零部件的整理、修復工作及公司正常生產和銷售運作情況,發現問題當場予以解決。
           在洪水來臨的十多個日日夜夜里,肖正海吃住在企業,和企業的領導層,一同指揮著搶險、保設備、保產品供應的戰斗。在第一次進水時,肖正海和其他一些中層以上干部的家里也進了水,在第二次水退時,肖正海家沒有來得及轉移的家具全被水泡壞了,但肖正海沒有回家一次,家里人也很理解,寧愿自家損失,也不分散他抗洪搶險的精力。
           肖正海由于每天多次涉水查看集團總部和車間各個重要目標,每次要在水中涉水行走近2個小時,他的腿和腳都被水泡腫了,但他始終與全體抗洪隊員戰斗在一起。作為企業的主心骨,肖正海不僅僅要考慮到保證人員設備安全,最大限度地減少損失;還要考慮到洪澇期間如何保證產品合同的如期執行,更要考慮水退了以后,如何恢復生產。
    肖正海是一位農民的兒子,后經過努力學習,考入大學才躍出“農門”,在黨和各級領導及前任的關心下,同事和職工的支持下,成為一名企業經營者、全國人大代表。30年來,肖正海為了全柴奉獻的是全部身心和智慧,卻從不考慮個人的名利得失。全柴如此大的提升,離不開幾代全柴人的努力,更離不開一直默默耕耘奉獻的現代企業掌舵人肖正海及他的高、中層管理者和全體員工。
           伴隨著全柴的發展壯大,他逐漸成為引人注目的優秀企業經營者,受到黨和政府的多次表彰,先后被評為全國勞動模范、省勞動模范、安徽省優秀中青年企業經營者、安徽省有突出貢獻的中青年專家等。


    (文章來源:新華網安徽頻道)

    麻将多少张